top of page

修讀《非中國文化與抗衡文化》之感

Updated: Sep 30, 2021



修讀《非中國文化與抗衡文化》之感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by Florence Liu 廖瑞君

2019年3月


修畢了《非中國文化與抗衡文化 (Cultures of the Non-Chinese World)》後,所學習到的遠超過自己的期望;眼界不但闊了,課程中選取的重點文章亦十分精彩,我有生之年也想看畢推薦過的書。


課程所涉獵的每一位領袖都精彩及深刻,從前聽聞他們,藉今次的課程,可以有系統地初步認識他們,實在既興奮又滿足。是次報告,我選擇分享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及星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先生,因為他們的文化好像跟香港有點相近;星加坡曾是殖民地,而日本的歷史一直與中國緊扣着的。


社會處境


大江健三郎生於二次世界大戰前,當時社會的環境是十分動盪亦難預測的,戰後仍活著的人如何從黑暗中走向光明或在黒暗中沉着氣活着,仍可有自己的理想呢?


我認為我是幸福的一群,上一代經歷中國的內戰、二次大戰從顛沛流離的難民成為公屋居民,我出生後不久香港便實施了九年免費教育。學校可算是我的綠洲,亦是我發揮想像力、發呆的重要空間。從學校走到職場也十分順利,找對了自己喜歡的職業,又適合自己,便不用尋尋覓覓了。只是結婚後,跟丈夫到澳門帶職宣教,有滿足也有苦頭;在一個不以法治為首的城市裏生活了接近八年多,有時會恐懼、有時會覺得不安全,逆來順受,當時我覺得我彷彿看見香港未來的影子。回流香港後,香港這片土地有著很大的改變,由佔中開始, 香港有著很多分化、負面的消息,沙中線興建的醜聞、立法會議員互罵、是非黑白好像有點混淆;城市看來有點亂了,香港也變得陌生了。我亦感覺自己好像消沉了不少,香港好像黑暗了。


看了大江健三郎的文章後,彷彿給了我一扇窗,找到方向的足跡。他在逆境中成長,年少時曾在黑暗中迷失過。他的大兒子出生後,他為兒子命名時,想起某外國翻譯作品中的烏鴉所說的話:「黑暗世界中有光亮, 啄食起來就方便了。」 大江健三郞说,「若神當真存在,不就會與那在黑暗世界裏尋找光亮的希望產生聯繫嗎? 」大江健三郎在黑暗中與神對話,從黑暗中他找到光明的足跡,也想起世界中如果有神會變成怎樣呢?「人的問題如果放上一段時間就會在明亮的方向上找到解決的徵兆。」


在逆境中、黑暗中的盡頭便是光明;彷彿告訴我人走到盡頭時,其實一直存在的希望就在前方,只要我們向前走、無懼地做回自己當下應做的角色;光明並不遠,近在咫尺,無需氣餒。


時代的抉擇


另外大江健三郎是反對《日美安全保障條約》的,試圖把想像力與現實社會的動向連繫在一起,他曾經參加示威遊行,身體曾受到撞擊;開始對現實的政治持批評的立場,亦會為社會發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