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望神學怎樣面對城市掙扎?

Updated: Apr 19



閱讀梁永泰院長在《時代論壇》的文章 »

摘抄


「......相反,希望神學重視的,就是歷史有新的可能性,歷史是一個旅程,只要我們有無比的信心與忍耐,事情是有開放性發展。


聖經人物中有不少是介乎雙重文化,是邊緣人、狹縫中人。亞伯蘭離開本族本鄉,尋找應許之地。約瑟在埃及地得以救活全家;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;但以理在巴比倫替王解夢;以斯帖在波斯拯救自己的民族;保羅介乎希臘和希伯來文化中間;耶穌基督也是從天而降而又再往天上。他們都是跨越文化的人物,有雙重的文化,成為橋樑,成為中保。


香港人亦是狹縫中人,有中西文化的夾雜。陳冠中寫的《香港三部曲》,指出香港人的特性就是不中不西的文化混合體。這是香港人的限制,亦是香港人的長處。一個新的組合。一個混種。香港本來在殖民地時代,是借來的時間,借來的地土(Richard Hughes語)。但香港人可以和諧共處百多年......」